元小說

字:
關燈 護眼
元小說 > 南南自語,尚有佳人 > 第11章

第11章 (1/2)

張佳人跑到宿舍門口,才發現眼眶裏都是淚,於是退後一部,在院牆的遮掩下抹掉了眼淚。她不太明白自己爲甚麼會流淚,只不過看見陸南國抱着別的女生,她的心裏像是被刀割了一把。

所以,不要隨意把自己脆弱的樣子展示給別人,刺蝟爲甚麼要把自己抱成團,因爲藏住柔軟才能保護自己。

張佳人如行屍走肉般走到了寢室,不停地在心裏警示着自己。寢室裏的女生們嘰嘰喳喳的,還在興高采烈討論着與別班女生互懟的事情,看來老師還沒查到她們的寢。

“你們沒看見她們本女生的臉,簡直就是,眼珠子都掉地上了。”

“是啊,尤其是蘇葉那閨蜜,叫甚麼夏令營的,臉都氣綠了,哈哈哈。”

“甚麼夏令營,人家叫夏今盈,不過還是夏令營爽口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……

小女生們的快樂就是如此簡單,唯獨張佳人似乎已經不是小女生了,她有些她覺得自己本不該有的煩惱。寢室裏熱火朝天地討論她和陸南國,她躲着門口,不想進去。

“佳人不好意思進來嗎?”涼沁看見門口的仁義,扯着嗓子,衝着張佳人喊,以爲她是因爲寢室討論她和陸南國,害羞了。

“佳人。”顧青翻身望向門口,感受到張佳人的異樣,那身影明明就有些落寞,她不會因爲憑空捏造的事情退縮,卻也不會輕易波動情緒,所以,她一定是遇到事了。

顧青掀開身上的被子,起身往門口的張佳人走去。

張佳人背靠着牆,雙手隨意耷拉着,顯得很無力。月光下透過被鋼筋封住的窗照射到張佳人身上,將她臉部的輪廓和身材的曲線勾畫得恰到好處,朦朦朧朧的美。

“怎麼了。”顧青憂心忡忡地看着張佳人,握住了她的雙手,輕輕問了句。

張佳人只是木呆呆地看着月亮,一言不發,眼神清冷又孤寂。

顧青知道張佳人心理防線破了,她們這麼多年的閨蜜,這是第二次看見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樣子,第一次是她剛上小學,被老師問到爸爸媽媽,然後全部小朋友取笑她沒爸沒媽,至那以後,她就變得孤寂,高冷,生人勿近,除了顧青,沒有第二個交心的朋友。

顧青的臉上都是愁緒,這樣的張佳人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,只好拉起張佳人就往天台走,萬一她想哭,那就讓她哭吧。

張佳人跟着顧青,仍舊像個行屍走肉一樣。

“唔唔……”張佳人口袋裏的手機在震動,她已經無力孤寂是誰打的,剛到天台就靠在牆上,順着牆滑下去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顧青見張佳人的樣子,心疼得不知說甚麼做甚麼,但直覺告訴她,這電話應該與她的狀態有關,於是將手伸進張佳人的衣服口袋裏,拿出手機,盯着屏幕上“爛好人”三個字,愣了一秒,還是接通了電話。

“佳人,是我。”

電話那頭傳來陸南國的聲音,果然與他有關,顧青在心裏暗暗道。

“是我,我是顧青。”顧青拍了拍張佳人的頭,壓低聲音說了句等我會,就起身走到天台的另一邊。

“顧青,佳人呢。”陸南國有點着急,張佳人那副神情還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,她一定是誤會了,他必須解釋清楚。

“佳人不太方便接電話,有甚麼事情跟我說。”儼然是審判的語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