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小說

字:
關燈 護眼
元小說 > 南南自語,尚有佳人 > 第10章

第10章

陸南國懷抱的溫暖和安全帶給張佳人避風港灣般的感覺,可是張佳人篤信,人從一出生就註定是孤單的,在成長這條路上,雖然有人不停地奔赴,但也有人不停地離去,最後還是一個人形單影隻地生活,就像父親,先離開了母親,然後母親離開了她,沒有人可以永遠陪伴一個人,不是嗎。所以,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最好的辦法,就是不要對任何人產生依賴。

有的時候,越怕失去,就會越疏離。

張佳人心裏一顫,低垂的眉眼瞬間抬起,眼底的柔軟變成了冰冷,把自己抽離了陸南國的懷抱,起身就往寢室跑去。

陸南國愣在了原地,她有點摸不透張佳人的心,保持着張佳人在懷中的樣子,僵在了原地。張佳人沒有打任何招呼就離開了,上一秒他還害怕自己亂撞的小鹿被她發現,又悄悄地幻想着他能夠給她怎麼樣的未來,下一秒就發現,是自己自作多情,他想,他只不過是張佳人臨時的道具,跟椅背,樹木,籃球架是一樣的,只不過是臨時靠一靠,沒有更多的意義,也不會有未來。

陸南國深邃的眼眸中泛起微微的光,眼神始終在張佳人離去的方向,眼底的落寞已如洪水般洶湧,身子似乎灌了鉛,他也不想動,佳人一走,他就沒有了動力,彷彿整個身體都空了。

此時天邊的雲團也去了更遠的邊際,月亮豁然開朗,月光如炬。這一切,都被一旁的蘇葉看了去,兩人擁抱的場面讓她恨的牙癢癢,小手捏緊了拳頭,直到張佳人離去,才慢慢鬆開,手心已經滿是汗水,她恨張佳人,所有人都圍着她轉,她明明沒有自己好看,也沒自己多才多藝,憑甚麼就能被衆星捧月,憑甚麼她一眼看上的陸南國只圍着她轉,於是那溫暖的畫面被她別有用心地用手機拍了下來。但,水滴石穿、金城所致金石爲開,蘇葉不會放棄,明明她纔是陸南國最般配的。既然陸南國不主動,那她主動好了。蘇葉收好手機,整理好自己,將眼底的狠戾掩蓋,眼神回覆柔情似水,嘴角微微上揚,朝陸南國走去。

“對不起,同學,你沒事吧。”蘇葉假裝不小心絆到了陸南國,連忙捂住裙子往後退了一步,月光下,小女生臉上的錯愕那麼真實。

“沒事。”陸南國沒有注意是誰的聲音,回了句之後也沒做多的反應,張佳人不明不白地離去讓他心煩意亂。

可蘇葉倒是有些歡喜,在南國心裏張佳人也不過如此,離開那麼久了,他既沒有去追,連語氣都如此平靜,他不過是隨波逐流,跟着大家一起起鬨,所以才那麼關注張佳人。蘇葉沾沾自喜,憑藉自己的才華和美貌,那一樣不能讓他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呢。

“南國,是你嗎?”蘇葉緩緩蹲下身,捂好裙子,坐在了陸南國的身邊,見陸南國沒有排斥,屁股又往陸南國那邊挪了挪,兩人輕輕挨在了一起,讓蘇葉欣喜的是,陸南國沒有一點拒絕的跡象,那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在他心裏還是有些空間,蘇葉的蘋果肌更加飽滿圓潤,慢慢轉過臉。

陸南國根本無暇理會旁邊騷動的蘇葉,滿腦子都是張佳人,他的內心從煩悶變得有些泄氣,張佳人他是不會放棄的,但是她若即若離的,讓他更心疼她,到底要怎麼做,才能讓她安心地依靠自己,而不是像依靠一個物件一樣,說走就走?

而一旁的蘇葉繼續得寸進尺,抬手輕輕抓住兩國的衣服,眼巴巴地望着他,衣服楚楚可憐的模樣,她幻想着陸南國也好將她一把摟入懷中,那她一定回饋一個擁抱給他,然後將他牢牢撰在手心,可陸南國只是沉浸在自己紛繁的情緒當中無法自拔。蘇葉誤以爲自己大有希望,又不敢開口博得陸南國更多的關注,畢竟循序漸進的成功率更高,陸南國不是一般的男生,太主動他很反感,通過這幾次的接觸,蘇葉大致知道陸南國的一些脾性,於是她繼續表演着偶遇的戲碼,這個時候她是個默默陪伴在王子身邊優雅體貼的公主。

可另蘇葉沒想到的是,陸南國就像傻了一樣,他陪着他都快坐了半個小時了,爲了保持一個看起來比較精緻的樣子,她的腿都沒怎麼挪動,輕輕一動,才發現整個腿都有點麻了,老師們也要查完寢,寢室就要上鎖了,再晚她就進不了寢室了。

腿有點麻……蘇葉嘴角一歪,搖腿,被痛麻得“啊”了一聲,這聲突兀的“啊”把陸南國從思緒中拉了出來,這才發現女生居然坐在自己身邊,嬌弱的女生似乎腿不太好,於是他好奇地問。

“怎麼了。”

“腿疼……快熄燈了,嗚嗚……”男生一關懷,蘇葉本就自覺委屈,忍不住就哭了,但又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腿麻。

“我揹你到寢室門口吧。”陸南國僅僅是想幫助她,伸手圈住蘇葉,協助她站起來,那麻感瞬間讓蘇葉放棄讓腿上的肌肉工作,直接歪進了陸南國懷裏,看起來就是小情侶親暱的你儂我儂。

陸南國剛扶好蘇葉,就感覺不遠處有一雙冷冷的目光注視着他,他以爲是老師抬頭一看竟然撞上了張佳人冰冷的目光。

“佳人……”話音未落,張佳人轉身就跑。這到底算甚麼,前不久還把肩膀借給她靠,還說“有他”,有甚麼,有患難與共的兄弟嗎?張佳人本來是回來給陸南國道歉的,她覺得陸南國已經給了她很多肯定的可以的依靠,可是她卻不置可否就轉身離去,他一定很傷心,可沒想到,居然撞見了這樣恩愛的場面,張佳人心裏的火光突然就被澆滅了,臉色比月光還白,一秒也沒有遲疑,轉身就往寢室跑,用比體育考試短跑還快的速度迅速離開。

“南國,幫幫我。”蘇葉在陸南國要起身去追之前就一把抓緊了陸南國的手臂,她將陸南國看張佳人的眼神記在了心裏,那眼神和靈魂都跟着張佳人走了的樣子,讓她的緊迫感也更加濃烈,她必須讓張佳人先退出,她和南國纔能有乾淨的空間。